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军事 > 正文

当特战队员爱上特战队员

网络整理 2019-07-16 05:10

当特战队员爱上特战队员

  这支狙击步枪已经跟随李诗佳走过了三个春秋。她经常开玩笑说,陪这支枪的时间远远要多于陪伴高雄的时间。吴逸 摄

当特战队员爱上特战队员

相距2000公里的“合影”。李军 吴逸 摄

当特战队员爱上特战队员

在楼房搜索应用射击训练开始前,高雄跟队员们讲解战术技术要领。李军 摄

  尽管有意识地控制右手,但高雄手里的手机还是微微有些颤抖……

  作为“雪豹突击队”特战三队队长,这天上午的综合攀爬训练,高雄主动提升了难度。这会儿,一双手麻木得仿佛还留在攀登绳上没回来。

  哪怕是屏幕微微一颤,视频聊天的那一头,妻子李诗佳的心也会跟着轻轻颤一下。其实不必解释,作为“猎鹰突击队”特战一队队长的她,也想象得出丈夫经历了什么。

  有那么一刻犹豫,李诗佳还是开了口:“没受伤吧?”

  “没有!”看着妻子出汗打绺的发梢上还沾着杂草叶,高雄也是一阵心疼。

  纵然相看两不厌,此刻他们还是多想握住彼此的手,即使是手掌上硬茧子的相互摩挲,也能带来更多的温暖。

  3年前,李诗佳正是在视频聊天的细节里,发现了高雄刻意隐瞒的训练伤情,立即打车横穿北京城去看他。那一次,她感觉自己搭乘了一次人生中最漫长的出租车。

  然而今天,部队移防,天各一方。面对数千公里的距离,李诗佳即使伸手,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交通工具,承载自己想去看一眼的心情,似乎就像诗中所描绘的那样:“蝴蝶飞不过沧海……”

  “一个军人半个家,两个军人没有家。”看似调侃的话语,道出了无以言表的辛酸。当特战队员爱上特战队员,高雄和李诗佳这对特战夫妻的相识、相知、相恋、相伴,书写着与普通双军人家庭一样的琐碎故事。

  但无论是官兵眼中的优秀带兵人还是领导口中征战异国赛场的巾帼英雄,脱下战袍,回归二人世界,也许只有他们自己才能读懂:当“雪豹”爱上“猎鹰”时的那一种别样的内涵。

  “如果两个人不朝着一个方向去努力,时间只会让我们越走越远”

  擦肩而过,怦然心动。2012年冬天,武警部队首届高级反恐人才考核场上大雪纷飞。“雪豹突击队”特战队员高雄在返回营区的路上与一名女特战队员相遇。

  大雪中,她背着狙击步枪、身着特战服的身影让高雄愣了一下。那一刻,他心跳加速:“这丫头,帅!”

  当时连高雄自己都没想到,这一次偶然相遇,他们后续的故事竟有一生那么长。

  那个女特战队员叫李诗佳,她与高雄的再一次接触,却并不那么“友善”。

  2013年,作为优秀士兵保送入学对象,高雄和李诗佳分别从“雪豹突击队”和“猎鹰突击队”进入武警特警学院深造并分在同一个专业。

  “知道他是从‘雪豹’来的时候就开始盯着他。”回忆起第一次新学员见面会的场景,李诗佳打趣地说,“两支反恐‘国家队’,无论在比武场还是日常生活中,都免不了互相较量。”

  这股较量的劲头,延续了很长时间。他们时不时因为技战术运用问题“呛起来”,却又暗暗佩服对方丰富的特战经验和娴熟的单兵技能。

  “乐天派”湖北姑娘李诗佳胆大心细,险、难课目应对自如。在一次高空走钢索训练中,她请缨第一个尝试,三下五除二完成训练,看呆了在场所有人。

  “平时风风火火,关键时刻很有魄力,突然觉得她有些不一样。”高雄说。

  从互相竞争,到互生敬佩,随着时间的推移,不经意间种在二人心中的情愫,开始慢慢发芽。

  然而,当李诗佳第一次主动邀请高雄相伴游玩的时候,高雄却拒绝了。

  那时在部队已经工作了7年的高雄,渴望爱情和家庭的温暖,却又考虑到彼此特殊的工作,担心不能给她一个安定的未来,不敢贸然再迈出一步。

  高雄的战友、“雪豹突击队”参谋刘海宾与妻子马珊珊也是一对特战夫妻。

  他们的女儿刘喻芝已经3岁了,孩子会爬的时候刘海宾是在视频中看到,会叫爸爸的时候刘海宾也是在视频里听到。

  “每次回到家,女儿因为不认识我会大哭;归队,女儿又会因为不舍接着大哭。分分离离,这哭声对女儿和我们夫妻俩来说都是一种伤害。”刘海宾感慨地说。

  双军人家庭的生活难处,李诗佳也并非不知道,“但是因为相爱,还是会义无反顾地走下去”。

  那天,考虑再三的李诗佳,又给高雄发了一条短信:“我们的关系就只能这样了吗?”

  是啊,就只能这样吗?矛盾中的高雄在房间里走过来又走过去。许久之后,高雄回复了一句:“交给时间吧。”

  “如果两个人不朝着一个方向去努力,时间只会让我们越走越远。”李诗佳的回复,让高雄的内心颇受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