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军事 > 正文

做强做精新形势下军事新闻教育

网络整理 2019-06-11 23:36

摘 要:新形势下做强做精军事新闻教育,应该从强军战略的全局认识理解其内在必要性。应该适应培训任务、对象、目标的新变化和新媒体的快速发展,谋划军事新闻教育思路,建构全新的军事新闻专业教育框架。应该加强人才队伍建设,用更优秀的人才培养优秀人才。应该把掌握现代传播技术作为重点突出出来。

关键词:军事新闻教育;强军;人才队伍建设

正在向纵深推进的军队调整改革,让传统的军事新闻传播格局发生了深刻变化。继原军区报纸随七大军区撤销而停刊后,涵盖报纸、通讯社、电台、电视、网络新媒体和出版在内的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正式成立,军兵种新闻单位也正在按此模式展开调整。我军军事新闻传播机构在前所未有的整合之中向集约化、融合化迈出了一大步。与此同时,相沿数十年的新闻干事制度也有很大的变化,人员大为精简。在这样的新形势下,依附、服务于军事新闻传播事业的军事新闻教育,既面临我军军事新闻传播格局大变革的影响,又经受着军队院校调整改革的重构。它将如何发展,向什么方向发展,怎样在创新中探索新的发展路径和模式,这是从事军队新闻宣传的同志必须思考回答的问题。

一、强化,而不能式微:置于战略需求的考量—充分认识做强做精军事新闻教育对强军建设的内在必要性

由于条件所限,我军军事新闻人才的擢拔培养,在很长时间里都是通过实践锻炼、短期培训、师傅带徒等方法进行的。直到1984年,原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成立,才使军事新闻教育走上了符合现代教育要求的科学规范之路。现在我们所面对的情况是,一方面,军队新闻机构在精简中整合,部队新闻报道人员大为减少,并大多将由文职人员担任。在群众办报、全军办报方针下形成的记者与通讯员共同供稿的办媒体模式,逐渐变为媒体记者自采自制为主。另一方面,院校调整之后,原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一分为二,从事网络舆论的一部分归入国防大学政治学院,作为新闻传播本体的一部分则归于国防大学军事文化学院,各自均已停招本科学员,以对在职干部的培训为主。这一切,是否意味着军事新闻教育的作用不那么重要,甚至可有可无了呢?这个问题若不首先解决,军事新闻教育难免逐渐停滞,甚至走向式微。

其实,作为一个在军事新闻教学研究岗位工作了数十年的老兵,呼吁在调整改革中把军事新闻传播教育做精做强,决不仅仅是出于对这份事业的感情,主要是对军事新闻教育与强军建设关系的思考。这种思考也不仅仅来自于历史的传统和经验,更是源自于对强军建设战略全面的现实考量。

军事新闻传播的特殊功能属性决定了它是我军思想政治建设须臾难离的主要载体和工具,它在我军建设发展各个历史时期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我党我军从领袖统帅到各级领导,一直以来对军队新闻工作高度重视、悉心关怀、善管善用。需要我们进一步认识和理解的是,随着现代传播技术超乎想象的迅疾发展更新迭代,大众传播对社会各个方面、各个领域的制约力量得到空前扩张。“传播即权力”。从推动社会文明进步到治国理政,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离不开对现代信息传播的审察、考量和运用。国防军队建设当然也是如此。在今天这样的信息传播环境之下,我们几乎别无选择,如果不善于借助运用现代传播无处不在无孔不入的力量,不善于调动大众传媒的支持,国防军队建设的许多工作尤其是思想政治工作,很可能走入无法有效开展的境地。

事情的重要性还在于,客观存在且难以停息的意识形态交锋基本是在互联网等现代媒体上展开。在这场事关我们党执政根基、民族兴衰前程的博弈之中,军队媒体一直忠实履行党赋予的使命,和其他党媒一起,构筑起了维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和文化安全的坚实屏障。在思想文化领域的斗争中,依然需要军队媒体以“走在前列”的有效实践继续发挥主力军和“压舱石”的作用。

现代战争的特点更加需要舆论的配合支持。许多案例让我们越来越清楚地看到,有时舆论斗争的作用甚至大过武力对抗,不少实战中的问题是在传媒的博弈交锋中解决的。媒体作为一种特殊形态的作战武器、作战力量的功能越发地凸显出来,掌握运用现代传播能力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战斗力。“一笔能抵十万师”“网上自有千钧力”。我们的强军建设,自然不能让媒体建设“缺席”。

在这样一个军事新闻传播需要紧随形势发展和时代需要努力做强做优的情况下,担负为军事新闻传播事业建设队伍培养人才的军事新闻教育难道不应该大大地加强吗?有什么理由任其弱化式微呢?